梁隙

真幸/亮光/挖坟考古流

神子与皇帝与美神

突发脑洞

小甜饼???

童年设定,有私设

依然在ooc边缘试探的我cp

正文:

“这位是网球部新入部的幸村君及真田君。”俱乐部的教练把孩子们招来,向大家介绍。

幸村精市。

真田把这个名字在脑子里转了一转,莫名地耳熟。

哦,想起来了。

神奈川县去年举办的“绮丽的家乡”书画比赛上,他是冠军,当时电视台有转播来着。具体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了,真田只记得夏天太阳很大,皮肤苍白的小男生带着一顶白色太阳帽,整个人在烈日下白得发光。

原来他就是幸村精市。这是真田第一次,这么近,看到真人。真田的第一印象是,真美,虽然这不是一个适合男生的形容词。

他的眉毛细密而端庄,一头鬓发浓密而柔顺地一直垂到鬓角和耳际。眼睛在灯光的作用下是带着点莹润的蓝色,像是把神奈川的海偷偷藏了进去似的,美丽又深邃。真田盯着他的眼睛,有点要一探究竟的劲头,等回过神来才发现,幸村正对着他轻轻地笑。

被抓包的真田尴尬地把头扭到一边,耳根红透了。

真怪,我又没有做坏事,真田想。

他对西方艺术了解不多,但是看到幸村的时候就有一种毫无根据的直觉,如果维纳斯的雕像活过来,那大概就是幸村的样子了吧。

无法直视的,模糊了性别与年龄的美。

回家路上,真田鬼使神差地绕路到画艺店,他找到维纳斯的图册从头翻到尾。

然后终于得出结论似的叹了口气,默默把图册放了回去。

果然毫无根据的理论十有八九是错的。

但走这一趟也并非毫无意义,真田弄清楚了两件事:
第一,幸村跟维纳斯长得并不相像。

第二,他对那些西洋艺术真的欣赏不来。

——
就到这里了。

更得有点少。

(强行)解释下小甜饼:
甜甜欣赏不来西式艺术,但是还是受了村哥的影响去尝试

甜甜否定了维纳斯,但是肯定了村哥

写在前面

幸村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男生,我像变态一样默默视奸了有关于他的主页。但是我还是搞不懂他,尤其不明白他那句“只有网球”是什么意思。

他不应该说这种话。

幸村是天选之子的典范,可不是什么边缘人格的轻小说男主。他有朋友,有很多朋友,他有特长,很多特长,他很优秀,非常优秀,是人生赢家组没跑的了。可是神之子居然背对着巨大夕阳,面露忧郁地说自己只有网球了。

喂喂,你置面前的真田于何地?

看了很多分析贴,还是摸不着头脑啊。

最近在补《三月的狮子》,很温柔的一部番,像诗一样意味悠长。看着桐山零的自白,我突然有了点想法。零的个性其实很好,只是因为沉默寡言就被学校同学排挤,一个人独来独往这么多年,非常让人心疼。他说自己要紧握住通往比赛的车票,这样才感觉自己有归宿。

反观幸村呢?两人何其相似。

虽然他们是个性不同的两种人,但我认为他们两个在人际方面有相互借鉴的价值。幸村追求完美,对自己要求严格,这使他变强变优秀,同时,无形也中给周围增加了不小的压力。这是一把双刃剑。大部分普通人受不了他的强大气场也入不了他的法眼,人们或仰慕或嫉妒他也不在乎,就好像神站在云端俯瞰芸芸众生。

嗯,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帝视角。

幸村与同学的疏离是他主动选择的结果,别否认,别说什么温柔的笑脸,他骨子里是非常高傲的清高的。他的个性和眼光决定了他是一个朋友很少的人。

但人又有社群性,孤高也寂寞。我们看他的爱好:园艺,画画之流都是单人项目,网球不同,一场球赛需要两个人来完成。

这可能是他排遣寂寞的一个情感缺口。

以前的他看上去像是无所不能的神,永远面带微笑从容不迫。可是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完美的人吗?再成熟也只是个15岁的男生啊。我更愿意相信他善于隐藏情绪,也许有过慌乱和害怕的时候,但他不让人们发现而已。

当他说出除了网球一无所有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内心和人际就与从前不同了。

他会展示自己的在意和害怕。

他没有掩饰。

他也在乎。





唔,这让他看上去有了点人味。
另外神之子脆弱的一面只在真田爸爸跟前展现出来啊。
真是个拧巴的孩子。

神子与皇帝与牛奶

无责任小脑洞

在ooc边缘疯狂试探

童年设定

#为我cp打call#

正文:
人说真田和幸村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,真田心里却清楚,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

其实很好理解,要是有人在你擅长的领域硬是压你一头,搁谁谁不急?更何况对方看上去一副弱不经风的病弱样,谁能想到他在球场上瞬间化身为翻云覆雨的神之子?

真田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反差设定。他琢磨着,幸村真的太瘦了,等幸村变得像自己一样强壮时再向他挑战,省得别人说自己仗着大力欺负他。

这些日子我要加紧练习,磨练球技,我要堂堂正正打败幸村,真田这样想着。

可是真田等啊等啊,日子一天天过去,幸村却还是那个瘦弱纤细的美少年。真田有些恼,幸村天天到底有没有按时吃饭?吃的什么?露水吗?

快点给我强壮起来啊!真田在内心咆哮。

当然,幸村全然不知道真田丰富的内心活动,在他看来,真田只是一个沉默寡言容易害羞的网球同好而已,跟俱乐部里的其他小伙伴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直到有一天。

“真田君?”幸村疑惑地看着堵在自己面前半天不说话的真田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真田是个话格外少的人,三叉神经还不发达,看上去又严肃又古板,走的是冷酷一挂的路线。难得他主动去找谁,可又半天不说话,幸村几乎以为是自己什么时候欠他钱没还上。

结果,冷酷boy一开口就漏了怯:“幸村君……你今天吃早饭了吗?”话还没说完,耳朵倒先红了。幸村突然想到中国一篇叫“黔之驴”的古文,暗暗好笑。

“还没。”确实还没,他今天走得急,头发都是乱蓬蓬的。牛奶被妈妈塞到背包里,嘱咐到俱乐部喝。

听到幸村的回答,真田猛地抬头,眼睛瞪得大大的,脸上写着“果然如此”四个具象化的大字。好像真的被死亡光束扫射到一样,幸村突然心虚:“额,真田君你怎么了?”

“怎么可以不吃早餐呢!”真田把自己的牛奶塞到幸村手里:“以后我会监督你的。”

幸村:黑人问号.jpg

就这样,幸村开始了牛奶*2的生活。

即便如此,他也没有如真田所愿变壮汉,而是越来越白,成了名副其实的美人。

真田同学,放弃吧,有些东西真是天注定啊天注定。

路人:“真田跟幸村的关系真好啊!真田每天都给幸村送牛奶呢!”





从天亮到天亮

#安利# #pot 同人自印# 门牌号364443795

“此时的幸村站在高处夜风拂面,竟然意外地平静,只有一句从心底慢慢涌出,不停回荡,声音越来越高,表达着决不可挡的汹汹气势:立海大,我们来了。”

——《立海大青年》第一章

最开始的时候,我们都是意气风发的,带着一身骄傲踏进校门。每个人都想着:今天我以你为骄傲,明天你以我自豪。

年轻的我们拥有大把青春可以挥洒,可以在广阔的天地间挥斥方遒,美好的未来就在前方。当时,我们所有人都这么想。

也确实,这是人生最美好的年龄。我们有丰富的知识武装头脑,精力体力也达到人生巅峰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。我们走出象牙塔,接触社会,关注时事。我们比少年人更成熟,比中年人更积极。心脏还在跳动,热血永远不嫌多。

一般大学生在干什么呢?结束高考之后,学习已经没有那么要紧了,恋爱技能刚刚解锁,不少新手迫不及待想练习,大学是一个更广阔的展示平台,还有人忙碌于社团和各种活动中。不管是谁,干什么,都是躁动躁动躁动。

看什么都饱含希望,无所顾忌。

年轻就是这么好。

《立海大青年》讲的就是我们青春的故事。大一,有“颜值”重于“实力”的军训,有学妹挂牌之夜,有于无声处绽放又悄然凋谢的恋情,有让人哭笑不得的乌龙。大二,有全民非典,有特别的拉练,有可以欺负的小学弟,有永远众口难调的活动。

上部是大俗大雅的捧腹喷饭的纯美梦幻的大学。随着时间流逝,水晶球也蒙上了现实的阴影。

先是大和学长的送别会,我们笑着哭着察觉到社会的艰难。即使明知实验室防护机制不健全,也总有人选择加入,即使学校把学生当廉价劳动力使唤,也总有人需要机会。底层学生在苦苦挣扎,出身高贵,品学兼优的学生也在挣扎。迹部的出走,手冢的选择,惨淡的收场,一地鸡毛。在现实面前,个人的力量显得那么渺小。但可贵的是,在咬牙坚持的时候,我们是一个群体。你可以看到,在实验室门外,学长为了学弟的安全,坚持不让他往里走,你可以看到,本部学生积极帮助贫困同学申请补助,怕同学做傻事,勇敢地只身犯险。哦,这两件事都是同一个人做的,这里实名表扬观月初同学,鼓掌。

青年的力量不仅在于身体的成熟,更在于直面现实,不断挣扎的勇气。是,我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,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所有的不安都有了归宿。如果说人生的前十八年是仙云笼罩的瑶池,让人飘飘欲仙,家庭的守护就是分割梦幻与现实的结界。当你足够强大,有勇气拨开云雾直面现实的时候,才是真正的天亮。这就是大学教会我的。

"success is not final,failure is not fatal.it is the courage to continue that counts."

下部是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和不断的离别。天下好宴终将散,或主动或被动,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。但即使时间和空间把我们分开,这难忘的珍贵的四年青春绝对是深深刻进骨子里,谁都带不走的。那一晚,我们都是立海大青年。

“那一刻幸村突然觉得恍惚,仿佛过去的四年不过是一场延续太久的好梦,在梦里他们相遇,分离,一起欢笑和哭泣,但睁开眼睛就知道那不过是太真实的幻觉,自己仍然是那个刚刚走进校门的少年,306的人都围在身边,还有那些认识的朋友,手冢也在,迹部也在,大家意气风发一起走进立海的校门,夸口要让这所大学记住我们。

幸村感到第一缕阳光吻上自己的脸。差不多了,他对自己说:天亮了,请睁眼。

幸村精市睁开了眼睛。

面前空无一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