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幸/亮光/杀玲/
吃粮快乐

神子与皇帝与照片

第四弹啦~

还是轻松点好~

——

众所周知,真田家学甚严。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传统古板的人,雷厉风行、不苟言笑更是真田家默认的行为准则。

这么一想,真田总比同龄人看起来更“成熟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真田毫无疑问是家里的骄傲。才能,品格,态度,随便挑哪样出来都让人直竖大拇指。真是让人寄予厚望的孩子啊,真田爷爷常常摸着山羊胡子想。

不过,他和幸村是怎么回事?

在俱乐部的时候,幸村君向自家孙子致意,真田却默默扭开了头。再看全国大赛夺冠的合影,真田又是默默扭着头,不知道在发什么呆。

“你一看见幸村君就落枕是吧?”老爷子数落他:“太松懈了!”

“……”真田默默扭开头。

爷爷更气:“不要给我装聋作哑!”于是老人家又开始了,从真田家风讲到处世风度,提醒真田戒骄戒躁云云。

真田一一称是,不过他的思维却在“紧箍咒”的背景音乐下开了个小差。

原来我在幸村面前是这个样子的。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。那幸村是怎么看我的?他紧接着想。

这些影像很早就有,但他从来没认真看过,要不是被爷爷作为证据丢出来,还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被发现。

就像爷爷说的,他总是扭着头。那个别扭拧巴的人真的是自己吗?

真不像真田家的孩子,真田皱眉。

他在脑海里回溯着与幸村有关的日子,是的,一开始他们生疏又别扭,自己还很介意总是输球给幸村,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情况变得不同了,变得……

“你在学校跟网球部处得怎么样?”老爷子话锋一转,含含糊糊地问。虽然看真田这么大个子挺安全的,但看着照片格格不入的样儿,别是碰上校园冷暴力了吧。

爷爷的问话打断了真田的思绪。

“挺好的啊……”他茫然地回复道。老爷子一副操碎了心的表情追问:“幸村欺负你了吗。”

“……”真田脑补了下自己躺平被幸村追着打的画面。哎呀,这不是灭五感嘛!

他被自己无厘头的想法逗得想笑,介于有长辈在,只得努力忍住,面上却露出不自知的轻笑。

他眼中有细碎的光:“没有。我们挺好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真田爷爷在这丝诡异的微笑里,颤颤巍巍地黑线。

他想说什么,又憋了回去。

末了,老人终于没憋住,他说:“你落枕的样子还是挺帅的,别改了吧。”



2018-09-14 热度(49) 评论(2)
评论(2)
热度(49)

© 梁隙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