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幸/亮光/杀玲/
吃粮快乐

神子与皇帝与变

我又来了。

依旧脑补,私设很多。

ooc预警。

——

真田又输了。

他站在季军的领奖台上,幸村的左手边,面对着闪烁不停的摄像和记者,说不出一句话也无法微笑。

真田不止一次地认为,他是可以赢过幸村的。毕竟在俱乐部也好赛场也好,幸村看上去那么纤弱,网球经验也没有比他更丰富。真田不由自主看了眼那个冠军奖杯,此刻它正被幸村随意地把玩着。

“……”

至少算个平手吧,真田在心里争辩,这次算他运气好。

反正才不是打不过他。

摄影的间隙,有记者问:“一直以来幸村君的胜率都是百分之百,请问有什么秘诀吗?”幸村完美地微笑:“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。”

骗鬼吧!真田对这个回答非常不满意,你肯定背后偷偷加训了!等等,刚才我自己还说幸村运气好来着……

真田突然觉得有点脸疼。

他在心里暗暗发誓,以后自己也要加训,一定要洗刷今天的耻辱。

可惜,洗刷耻辱的机会来得慢了点。真田没等到下一场网球赛,倒是神奈川文化祭先来了。说起来这在当地算挺大的一个活动,有摄影,有书画,有雕塑,今年还新加了剑道和弓道。

总之规模很大,场地也很大。真田绕了一圈又走回原点,这才后知后觉:我是谁我在哪?

“剑道区的话应该往右边走,竹林那边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提醒他。

真田内心十分激动,这是天使啊!!!诶,这位天使我是见过的。

“幸村?”真田没想到会在这儿碰见对家,到嘴的感谢说出来却是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剑道的?”

真田还习惯性地保持强硬,但不可否认,幸村是他眼下唯一认识的人,他在心理上依靠着他。

“因为真田君穿着剑道服。”

“……”真田努力理清思绪,试图问一个不低级的问题:“你是来看表演的吗?”

幸村微笑:“我是绘画区的。”

这天简直没法聊下去了!剑道老师怎么不教忍术呢?扔个烟雾弹就消失的那种。

估计幸村看出了真田的情绪,他补充:“我们这边应该没什么事了,一会儿应该能去看剑道表演。”

“……”

真田没有说出口的是,其实你不来也可以的。

有了这么一段小插曲,真田场下准备得特别认真。他一想到幸村会看到自己的演出就忍不住全身紧绷,心脏也仿佛变成了一只小麻雀,扑棱棱冲撞着要从嘴里飞出来。

“弦一郎,放松一点。”随行的老师只当是他紧张,还安慰他:“没有关系,这只是娱乐性质的活动而已。”

可是幸村会看到啊,真田无奈地在心里说,我不想被他看扁。

演出当然非常成功,事后幸村还兴致勃勃地问了他好几个关于剑道的问题:“现在都是用竹剑吗?”

“大多数是的。试斩的话会有真剑,不过我还没到那个级别。”

“感觉是另一个世界。”幸村的眼底有一层他看不懂的歆羡。

“真田君是从小就练习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就是同时兼顾网球和剑道咯?”幸村挑眉看他:“一直走下去的话,你一定可以到更高的境界的。”

此时有微风拂面,真田似乎隐约闻到了神奈川海边湿咸的气味。竹林也沙沙作响,有些许枯叶被风卷下枝头,落在地上。寂静之中,幸村的这句话有力地撞在他的心上。

真田脸上浮起一层薄红,面对幸村直白的好意,他嗫嚅着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“哈哈。”见状,幸村露出一副恶作剧得逞般的得意表情。

他挑了挑眉,目光闪烁:

“想要来看下我的画吗?真田君。”











2018-11-08 热度(33) 评论(1)
评论(1)
热度(33)

© 梁隙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