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幸/亮光/杀玲/
吃粮快乐

我的设定

正如这个合集的介绍,神子与皇帝系列是幸村和真田的小剧场,有原著的一些设定也有我的脑补。

pot是以青学视角展开的热血故事,立海的着墨不多,真幸之间的故事更少,也正因为这样才给了我一点想象的空间,它不一定对,但也无伤大雅就是了。

我以前是喜欢幸村的,原因大家都懂,长相俊美又很强大,人设超级酷。就我个人而言,他的一些个人经历又与我类似,也就更有共鸣,不过幸村到底是幸村,他比我强大多了。

我想他该是一个早慧的孩子,个性又非常敏感。无数的历史案例和我身边活生生的例子告诉我,这样的孩子一般都不快乐。要么是所谓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式的“早慧”,要么是高处不胜寒的无奈,看幸村的条件当然比较像后者,正所谓“慧极必伤”。

当然,他也不是白白挨着生活的刀子,要不然这“天才”的名号算是白叫了。幸村的狡猾之处在于他从不打破什么,他更喜欢在规则内去争取。于是我们发现他可以圆滑得在不同性格的同学师长间如鱼得水,还有他在全国大赛上与真田的分歧等等。然而这些都是更成熟以后的事了,在神子与皇帝系列里他们年纪都还小,我想让他们保留一点可爱的孩子气。

我写幸村的时候总是不敢下笔太多,一方面是怕ooc,一方面是考虑营造幸村与普通人之间的距离感。即使是真田,最初对他也是抱有强烈的竞争意识的,敏感的幸村怎么会察觉不到?但是他不知该如何回应,也不知道怎么跟同龄人相处,索性就假装没有察觉,像鸵鸟一样逃避起来,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。

虽然有点笨拙,但是他会慢慢长大。

再说真田。我小时候还真对他没啥感觉,最近才领会但弦一郎的好。如果说幸村适合当男神的话,真田无疑是丈夫的最佳选择。

诚实,正直,负责,稳重。

npot有一个场景我记忆特别深。我把它用在了神子与皇帝里。那时小真田站在亚军的领奖台上,一脸神伤。

我心头一震。

一直以来,我以貌取人,总觉得真田的神经应该有钢筋那么粗。我错得离谱!

我想他应该是家学深厚的世家,家里教育比较传统,父母对儿子有着殷切的期望,他们让他从小学剑道,书法一类,行的是端方的君子道。至于网球……我把理由推到了真田爸爸的头上。

君子道没什么不好,就是有点压抑了些。于是真田被教成了个闷骚。他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对手,我写他内心戏很多,他委屈或者不服或者恐惧。他有一个必须要战胜的对手,他为了这个目标十倍百倍地努力,不曾逃避。

这点我们看到了,幸村也看到了。

这是我非常钦佩的,也是幸村做不到的。

动画版切原出场的时候,幸村对真田说:他跟你很像。画面一转就是切原拖着轮胎在沙滩上奔跑在对着墙壁打球,咬牙切齿一副不服输的样子。

如果我说幸村是天才,真田是凡人,那我也太苛刻了,但是他们之间确实存在着差距,以前有,现在也存在。但是他们能走在一起那么多年,不能仅仅用家住得近来解释。

我想,最初大概是幸村的天分吸引了真田,就好比火苗之于飞蛾,灯塔之于泊船。就好像,我们在欣赏《蒙娜丽莎》时,即使看不懂其中深意,也会被表层的单纯的美所震撼。

当然,其他人也能感觉到。他们在幸村面前沉默了退缩了,他们用一条无形的线泾渭分明地把幸村隔离出去。真田却不同,他咬着牙,幸村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追。不知不觉中,他俩已经把别人甩出了一大截,于是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个,幸村不看他都不行了。

他们是对手,他们是挚友,他们相互支撑着继续走下去。

2018-11-21 热度(7)
评论
热度(7)

© 梁隙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