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隙

真幸/亮光/挖坟考古流

写在前面

幸村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男生,我像变态一样默默视奸了有关于他的主页。但是我还是搞不懂他,尤其不明白他那句“只有网球”是什么意思。

他不应该说这种话。

幸村是天选之子的典范,可不是什么边缘人格的轻小说男主。他有朋友,有很多朋友,他有特长,很多特长,他很优秀,非常优秀,是人生赢家组没跑的了。可是神之子居然背对着巨大夕阳,面露忧郁地说自己只有网球了。

喂喂,你置面前的真田于何地?

看了很多分析贴,还是摸不着头脑啊。

最近在补《三月的狮子》,很温柔的一部番,像诗一样意味悠长。看着桐山零的自白,我突然有了点想法。零的个性其实很好,只是因为沉默寡言就被学校同学排挤,一个人独来独往这么多年,非常让人心疼。他说自己要紧握住通往比赛的车票,这样才感觉自己有归宿。

反观幸村呢?两人何其相似。

虽然他们是个性不同的两种人,但我认为他们两个在人际方面有相互借鉴的价值。幸村追求完美,对自己要求严格,这使他变强变优秀,同时,无形也中给周围增加了不小的压力。这是一把双刃剑。大部分普通人受不了他的强大气场也入不了他的法眼,人们或仰慕或嫉妒他也不在乎,就好像神站在云端俯瞰芸芸众生。

嗯,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帝视角。

幸村与同学的疏离是他主动选择的结果,别否认,别说什么温柔的笑脸,他骨子里是非常高傲的清高的。他的个性和眼光决定了他是一个朋友很少的人。

但人又有社群性,孤高也寂寞。我们看他的爱好:园艺,画画之流都是单人项目,网球不同,一场球赛需要两个人来完成。

这可能是他排遣寂寞的一个情感缺口。

以前的他看上去像是无所不能的神,永远面带微笑从容不迫。可是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完美的人吗?再成熟也只是个15岁的男生啊。我更愿意相信他善于隐藏情绪,也许有过慌乱和害怕的时候,但他不让人们发现而已。

当他说出除了网球一无所有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内心和人际就与从前不同了。

他会展示自己的在意和害怕。

他没有掩饰。

他也在乎。





唔,这让他看上去有了点人味。
另外神之子脆弱的一面只在真田爸爸跟前展现出来啊。
真是个拧巴的孩子。

评论(7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