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幸/亮光/杀玲/
吃粮快乐

棋逢对手

年少时背古诗词:“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”写的是周公瑾。我觉得这句套用在塔矢亮身上也顶合适。

塔矢亮是一个特别早慧的孩子,他的成长环境注定了他跟同龄人都不一样。该说他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?出生在名人家,生来就拥有着别人抢破头的资源,他矜贵,高傲,友善,深沉,常著白子巧妙地化解对方的攻势,手下败将无数。但外界对他的评价永远是:“真不愧是塔矢家的公子。”好强如他,却因家庭的光环太过耀眼,一直不被正视。

在光亮相遇之前,那个拿下儿童名人赛冠军的小孩傲慢地向塔矢亮挑战,亮却开心地笑着,非常爽快地应战。可几招之后,他失望地发现,对手不过如此。末了,对手羞愧地想遁走,亮又想挽留对方多坐一会——寂寞,这就是我感觉到的。

他才六年级,可身边的人都是年龄大他很多倍的爷爷叔叔,跟他年龄最近的朋友是二十岁的芦原,还只是棋友。那种可以敞开心扉的朋友对于塔矢亮来说,根本就不存在。

就如芦原所说,塔矢亮缺少可以与之抗衡的同龄的对手或者伙伴。因此,即使是一位不太如人意的同龄人,他都格外珍惜。

这仅仅是一个片段,但只要留心一点就会发现《棋魂》里此类镜头数不胜数。

塔矢行洋:“我对你抱有期望。”

市河小姐:“小亮不是普通的小孩子。”

棋社大爷尊敬他为“小老师”。

海王社团对他又惧又怕,百般刁难……

周围人的态度非常明显地把塔矢亮和其他同龄人区别开,再加上他秀美的形象,内敛的性格更是和同龄人格格不入。他迟迟不参加职业考试应该也是有这么一层顾虑:真走上职业之路,再想与同龄人交朋友就更难了。

他那时候还是在这方面存着期待的。

看到漫画某一话,塔矢亮说:“我曾想过离家出走。”风轻云淡地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。以至于市河小姐一再确认:“小亮你是说自己吗?”周围是大人们惊讶的脸。他们都是关心亮的大人,但是没有人想到一顺风顺水的亮也有内心痛苦困顿的时候。

外界只看到了拥有无限未来的“塔矢家的公子”,却没注意到一直顶着压力、忍耐寂寞的塔矢亮,好在他挺过来了,好在有光。

光是一个变数。

谁能料到平安时代的棋士会以幽灵的形态,附在一个没开窍的孩子身上呢?

动画组有不少原创的细节我特别喜欢。其中一个是亮跑到少儿围棋赛现场去找光,市ヶ谷地铁里的人真多,他们挨挨挤挤地成了两人见面的屏障,此时的亮全然放下了他的矜持,他一个一个挤过去,他喘着粗气,他跑向光。

可惜那时的光还只是一个熊孩子,他什么都不懂。大受刺激的亮在雷雨中喊道:“你知道棋士有多么崇高吗?心酸,痛苦,忍耐,努力,甚至绝望!即使克服这一切还是有人到达不了……”

为了神之一手,为了向围棋之神更近一步,我毫不懈怠地磨砺自己,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成绩。可你,一个“初学者”就轻松击败了我,还无礼地亵渎了我一直为之努力的信仰。亏我还自作多情地以为终于有了对手,真是浪费感情。

有多不甘?有多愤怒?有多失望?

仔细想想,不难发现佐为是一切的起点。如果没有佐为的加持,熊孩子进藤光就不会引起亮的注意,更不会牵出后面一众大佬——棋界大佬们的态度也变成了光的通行证,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发展。

如果佐为是种子,那么亮就是养料。光起初对佐为的存在不适,猜疑,排斥,更是对围棋没有好感,是亮清澈的双眸,激动的态度,奋起的行动让他真正认识到围棋的魅力,让他想要改变。

光应该是全书弧光最强的人物了。从最开始气人的小屁孩慢慢变成了可靠的少年,他的棋力越来越强,心智越来越成熟,整个人闪耀着夺人心魄的光彩。光的成长得益于围棋世界里的伙伴们。他们既是对手又是朋友还是老师,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地热爱着古老的黑白两色,每一个人的故事都极其真实,赛场上人来人往,但不论在堂在野,唯一不变的是热爱的心。

一旦决定踏上职业这条路,光的故事线就极其顺利了。作者在这时候让佐为消失——这才是真正的劫数。对光来说,佐为早已成为家人般的存在,是他的一部分。可是只是打个盹的功夫,从未想过会消失的佐为真的消失了,他真的就没了。光的内心世界被刻画得极深,他痛苦,可他不能表达;他自责,可也只能自责。

好在谜底就藏在谜面上,好在他还在下棋,好在有亮。

光不是唯一一个能在棋盘上看到佐为的人,亮也感觉到了,虽然真相匪夷所思,但真相只有一个。

这是属于他们俩之间的秘密。

看到这里,我才能安心地说他们是彼此的独一无二。两个人的灵魂像阴阳鱼一样严丝合缝得拼成完整的圆,soul mate。

好了,我cp跑不掉了。

就像桑原本因坊所说,一盘好棋要两个人下,少了谁都不行。

亮遇到光,有了一生的劲敌,他变得有血有肉。

光遇到亮,一路奋起直追,他变得成熟稳重,余生有了寄托。

他们是彼此无可替代的存在。

让我们祝福这无可替代的相遇。



2018-05-18 热度(25) 评论(3)
评论(3)
热度(25)

© 梁隙
Powered by LOFTER